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查看: 311|回复: 14

【2020征文】生而精彩不若一管自在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0-4-9 15:04:3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  替箫友怀德发   

       漫卷长书,记下的是历史却又记不下历史,或断代或通史,君王臣子、枭雄美人,沉浮几十载,又湮没在历史的长河中。述诸文字,任你细入毛疵、任你妙笔生花,不过是模仿一个尽可能生动的存在,又怎么能记得下他或者他们当下的欢喜抑或是哀伤。要说谁能记下历史里这最真实的故事,小子呓语,乐器可也。
十六年前,还在一个懵懵懂懂的年纪。那时候我喜欢看书、喜欢写字,内向的性格,让我深深爱上了桌上的笔头,明明是年少不识愁滋味,却又偏偏为赋新词强说愁。会慨叹、会流泪、会心生鸿鹄之志、会鄙夷周遭的痴男怨女,一本《道德经》翻得书皮发黄,明明是花雨之季的翩翩少年,却生生把自己活成了个小老头。那时候的座右铭是人生不在于长短,但定要生而精彩!直到有一天,在一个叫笛箫亭的地方,我结下了这一管之缘。


       2005年,我以超过录取线近四十分的成绩进入了华师这所校园。短暂的新奇之后,开始了和周遭同学一样的迷茫。那时候的西部教学资源不及如今这么丰富,刷题苦战而来的成绩在进校的一瞬间就现了原形,英语的硬伤,在沿海、北京的同学面前,让我张嘴都困难。不过那时候的自己,是骄傲的,骄傲到不敢正视自己的缺憾。骄傲到开始享受孤独,开始用笔头来慰藉脆弱的心灵。这算是交代了前面的那个“老成”少年的一些因果。也算是给这个故事交代了一个由来。


       在还不到二十的时候,已经写了一本毛笔手书的诗集,名唤《牧天文集》。说到这个牧天,是我那时候给自己取的号,前几天朋友来我工作室玩的时候还说,你不该用这个名字,显得太狂妄。是的,太狂妄,蚍蜉撼大树已经叹为观止,孰能牧天乎?这是年少轻狂时候的足迹,用在现在确实有些不妥,不过改就不要改了,号不方便,字可以用,这怀德虽然有些托大,就当是以君子为榜样了,且行且鞭策吧。就这样,就乖乖换了回去!
前两年的时候身体警报拉响,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,就是工作日属于工作,周末属于自己。健康和生命能换来的财富,是财富无法再等价换回的。那么属于自己的时间,就需要安排上自己喜欢的内容了,一个简单的茶室,一个供箫友们小聚的院子,就是我的全部快乐。说到这里,思绪有些回到了与箫初见的时光。


      那时候的牧天,执着到执拗,自卑到自负,整天沉溺在自己的世界当中。直到有一个叫刘秀的姑娘出现在我的视野当中----不要想着是仙乐飘飘,牛郎织女,后面的故事很平淡,这就是生活,越是平淡的事在回首追忆时才能能让人会心一笑。
那是学校组织的一次社团招新活动。茫茫社团当中,有一个叫笛箫协会的社团,这个姑娘就是笛箫协会的招新主力。那时候下着毛毛细雨,我这种不打游戏没手机的少年,当然不会浪费这个雨中独步的机会。正在路过招新摊位的时候,这个个子小小的姑娘就截停了我。满脸的热情如同雨中绽放的玉兰,就算是卖保险,怕是也不忍心拒绝了。她热情的向我这个学弟介绍桌上的一排“长枪短炮”,这是笛、这是箫、这是巴乌……笛我是知道的,小时候还断断续续玩过,箫确实只听过没见过。之后又是拉着过关斩将的让这个学长吹笛给我听,那个学长吹箫给我听,糊里糊涂的,就交上了钱,愉快的成为了小伙伴。


     开始的时候我选择的乐器并不是箫,而是笛,而且疯狂的迷恋上了这个可以狂放可以低泣的乐器;四年求学,一日不辍。当然,箫也是买了的,不过因为对笛的痴迷,这把箫一直躺在宿舍睡起了大觉。直到一段短暂的恋情到来,然后又离开,我开始有些提不起兴致再演奏热烈奔放的《扬鞭催马》、温婉典雅的《姑苏行》。多的时间,我躲在了学校东门卓刀泉寺里,这里面的大和尚是华科的一位师兄,喜欢书法、精通佛法,我也就经常一个人过去看看经书,坐着发呆。也在这个时候,重新捡起了待在宿舍的那只洞箫。
吹惯了笛子,这箫吹起来也一股暴利的味道。开始的第一曲就是这《妆台秋思》,用的竹笛版本的曲谱,所以拿来就能演奏。先前老是写一些酸腐杂记,无病呻吟,收也收不住;这下初尝情伤,竟一时间好像墨黏笔头,抬笔半天竟是一字难落。最终还是收了笔,拿出来身旁这管箫吹了起来,动情处眼前竟是人影朦胧。我自然不是昭君,无法体会这思念之苦,但是这仍然毫不影响我将这一腔愠怒和落寞寄托其中。这箫,也越发的让人亲近起来,好像第一次有一个乐器这么安静的拨动了自己的心弦。时间久了,心中的执念随着一遍又一遍的《妆台》散去,曲子也开始换成了《梅花三弄》。这便是开篇那一翻感慨的由来,虽然与这个主题 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,但是我就要把他写在开头,管他是因为什么。
后面的日子里,箫开始伴随我的日常,忙也好,闲也罢,独处的时间里,总有这一管相伴。除此之外,我依旧钟爱着《老子》和卓刀泉寺中的典集,享受着与千年之前先贤智者的对话。虽说这些大都是形而上的唯心之论,看的多了仿佛我的灵智也得到了开启和升华。箫声也开始变得自然、飘逸。
      

       过了几年,即将面临择业,本来出于对笛箫的痴迷,我和其他两位朋友选择了放弃专业,走向乐器制作和教学的道路。可是到了毕业季,我的父亲因为年过六旬,无法继续从事体力活,不得不选择回家,而家庭的经济来源也从此掐断。“爸,你放心回家吧,该退休了,换我上岗!”打完电话,我整理行囊,背着包只身来到浙江,到一家民营企业做起了一名菜鸟销售;藏在行囊中的,还有那只泛黄的箫。


       象牙塔里的日子多是无忧无虑,背着大包小包的各色证书投入工作,才发现毕业不代表学习的结束,职场才是真正学习的开始。这个学校,没有老师,只有压力。一天十几个小时的工作,一年两百多天的出差,唯一陪伴我踏上这漫漫长路的,就只有包里最底部的那只三节洞箫。几年间,湮没在茫茫人海里,常常因为饭局宿醉,只身躺在陌生的酒店无法起床,常常因为日夜舟车颠簸难掩困意毫无形象的趴在车站的座椅上,酒吧夜店震耳欲聋的DJ声音参杂着叫不出名字的各色酒水,翻江倒海的胃液酸腐至今难忘。每当得空的时候,送走客人,端一杯白水,在陌生的地方找一个安静的公园,缓缓举管清奏,就是无尽旅途中给自己开辟的一片避世净土。至少在心灵上可以暂时放下浮躁、获得片刻的安宁。


      如此的日子过了七八年,在浑浑噩噩中收入得到了保障,父母得以安享晚年,也组建了自己的家庭,有了自己的孩子。而我的身体也随着年龄的增长和肆无忌惮的消耗开始向我发出警报。尤其是肝脏的问题,让我不得不开始考虑应该离开这个属于年轻人的冲锋陷阵的岗位了。直到有一天,我的世界因为箫发生了改变。


       2015年前后,淡出了业务员的角色,开始走上营销管理的岗位,随之而来的还有相对规律的作息时间和较少的接待任务。每天朝八晚五,我常年紧绷的神经开始松懈下来,竟有了一丝丝希望享受生活的感觉。安静的夜里看看书,有时候轻抚案头的洞箫,不由的从心底渗出一丝微笑。是的,属于自己的时间终于来了。


       我开始固定时间背着那个破旧笛包固定时间去山上去练习笛箫,多年间已经开始荒废的手艺再次纯熟了起来,来来往往的人群中也出现了很多被这清雅声音吸引的粉丝。并不断有人把小孩送来请我上课。因为工作原因,我婉拒了大家的请求,不过我不排斥他们带着乐器过来一起玩,也很享受现场为他们指点的乐趣。几年间,玩的朋友多了,在温州、瑞安、乐清也不断有朋友慕名而来,坐坐聊聊玩玩乐器。因为我性子豪爽,喜欢交朋友,大家也慢慢的走的亲近了,开始有了新的生活圈子。
2017年的时候,一位朋友介绍下,我认识了一位诗人,他叫蜗牛先生。他是一个有趣的人,幽默、健谈、热情洋溢,爽朗的笑声总是让身边的人如沐春风。在他的邀请下,我工作后第一次拿起箫参加了一个完全陌生环境下的演出。在这次的演出中,我发现好像叩开了乐清本地的一个文人圈子的大门。里面有亚太木雕大家、有诗人、有作家、有国学先生、有读书会,有太多以前没见过又向往的人群。而我以一支箫,毫无违和的进入到这个大家庭中。这里的人们没有地域界限,没有文化隔阂,他们大多都有各自的工作,放下工作后,才回归到这个文化的家园。这里的人崇尚音乐,尊敬乐师,乐于分享,如同世外桃源一般,让我果断舍弃了这陪伴近十年的酒杯,端起一盏清茶拱手致敬——各位老师好,我是来自四川绵阳的箫友怀德。从此,我有了一个更常听到的名字,这位是吹箫的怀德老师。


      2019的年末,新冠疫情下,得以在家里安静了两个多月,这是大学毕业以来从未有过的舒适时光。在这期间,频频有事发生,看着手机上日益增长的数字,每一个的增长就意味着一位如同我们的家庭中有一人离开。生活中的我们可能被妻儿视为天地,被父母视为支柱,就是这样的支柱,说离开也便离开了。终其一生,起点和终点都已注定,中间的路怎样走过,还能留下什么。以前觉得是个哲学问题,今年突然觉得这个问题如此重要。


      年少懵懂时候,没有历经生活,希望生而精彩;将近十年的销售经历算是看过了旁人眼中的精彩,却多的是心酸和无奈;如今轻狂不再,眼看着身边的同事年纪轻轻撒手而去,老一辈的长辈垂垂老去,不得不说自己是幸运的。似是看透了道理,我也不再执着。


      2020年的三月,我无意间来到高老庄的南屏书院,安静的环境透着书香的味道,朝阳下慵懒的和高庄主闲谈。书院安静、闲适,是我非常喜欢的环境,自在的放松自己,执一管素箫,随意的轻吟低唱,没有平日里的行色匆匆,说不出的自在,而这自在,正是这些年慢慢走来的所求。前面的问题也逐渐变得清晰起来,起点终点都已注定,生而精彩,倒不如一管自在!
      就这样,我在高老庄的南屏书院认下了一个小小院子,一间简易茶室。带着我的箫,进到这里,利用闲暇带上两个学生、做上几只笛箫,给如同我一般渴望安宁的人奉上一盏清茶,提供一个可以放空自己的地方,互不打扰,共享安宁。



2020年4月8日 匆匆续笔——乐清北白象怀德

发表于 2020-4-10 09:45:16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枝缠叶漫 发表于 2020-4-9 22:22
今天截止了估计大家一开始都没心思动笔

这么搞一下再结合别的互动也许论坛会渐渐恢复元气……^_^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4-9 15:05:24 | 显示全部楼层
怀德昨晚发给我的时候我已经关电脑了,今天补上。
发表于 2020-4-9 16:31:21 | 显示全部楼层
华师,华科,读到底感觉应该是华西或者华东,而不是华南或者华北的师大或科大......
发表于 2020-4-9 17:49:54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越来越热闹了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4-9 22:22:17 | 显示全部楼层

今天截止了估计大家一开始都没心思动笔
匿名  发表于 2020-4-10 16:48:23
比大卫还大 发表于 2020-4-9 16:31
华师,华科,读到底感觉应该是华西或者华东,而不是华南或者华北的师大或科大......

其实是华中,哈哈
发表于 2020-4-10 23:14:35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比大卫还大 发表于 2020-4-10 09:45
这么搞一下再结合别的互动也许论坛会渐渐恢复元气……^_^

要恢复元气恐怕不易,只希望有写作习惯的朋友把这当做展示平台,如有所得,奇文共赏,不使文字寂寞就够了。
发表于 2020-4-11 17:00:07 | 显示全部楼层
蒙臣 发表于 2020-4-10 23:14
要恢复元气恐怕不易,只希望有写作习惯的朋友把这当做展示平台,如有所得,奇文共赏,不使文字寂寞就够了 ...

哈哈,也是也是。我在另外一个诗坛里玩,今年春天那个论坛忽然没有了,不少作品没留底稿。
发表于 2020-4-11 17:01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怀德 发表于 2020-4-10 16:48
其实是华中,哈哈

我后来又想起忘了提华中了,但你四川人在浙江生活,没有和华中有直接联系啊!老实交代来龙去脉吧!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技术支持: 广西鑫乐艺校

Copyright © 2006-2020 | 箫雅集  版权所有 ( 陕ICP备09020535号 ) |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