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查看: 28|回复: 0

2020征文:说箫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6 天前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说 箫
         戴凯之《竹谱》云:"植类之中有物曰竹,不刚不柔,非草非木"。或许是因竹得天地阴阳之和气,足以表达古人“致中和”的思想,于是截竹钻孔,以作箫器,虽历尽千年而形制基本未变。
       《吕氏春秋》 载:“黄帝令伶伦作为律,伶伦自大夏之西,乃之阮俞昆仑之阴,取竹于塮郤之谷,以生空窍后钧者断两节间,其长三寸九分而吹之,以为黄钟之宫,吹四舍少,次制十二筒……以制十二律。”律管之名由此而来。可见竹子对声音的敏感度之高,所以古人才以它来定音律。
       竹实为音中之君子,可以通天地之气,协神人之和。甚至被孔子称赞为“尽善尽美”的《韶》乐,也是以竹箫为主奏的。我们虽然难以想象“三月不知肉味”究竟是何境界,但箫声对人心灵的感化却是非常明显的。《诗大序》云:“风,风也,教也;风以动之,教以化之。”当风遇上了竹,箫便诞生了。风以动物,物以感人,涤荡性情,变化气质,这或许是箫存留至今的根由吧。
        “惟笔软则奇怪生焉。”(蔡邕《九势》)毛笔因软而变化万千,曲尽其妙,生动地展现出中国文字特有的神韵。而箫惟空则变化现矣。“云之卷舒,禽之飞翔,皆在虚空中,所以变化不穷,圣人之道则然。”(关尹子)空与软都是在极简的器物中蕴含着无限可能。唯一不同的是箫在时间中绵延,书在空间里流转,但都不可逆回,且在感官意识上是相通的。墨有粗细浓淡,气有缓急虚实。在箫中,有时可能吹的并不是气息,而是一种心境,一种情怀。
        去年在广州乐器展上得到一把紫竹箫,色彩斑驳,有历风雨而尚存之意。虽然不擅吹奏,但闲时把玩,感受竹在指间微颤,气随管洞鼓荡,闭目自听,唯有箫声弥漫天地间,亦可乐也。
        “妙声发玉指,龙音响凤凰”。手的灵动和箫的虚空有了某种默契,渐渐地触摸多了,箫就染上了吹箫人的气息和温度,甚至浸染了吹箫人的一些性情气质。人也因此染上了箫中所蕴含的自然造化之气。于是箫与人就成了随时可以谈心的知己良伴,相互依偎,倾听彼此。
(版权所有,转载请注明)

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Archiver| GMT+8, 2020-3-29 07:28

Copyright © 2006-2020 | 箫雅集  版权所有 ( 陕ICP备09020535号 ) | 技术支持: 广西鑫乐艺校

返回顶部